分类:唠嗑

记九月和十月上半月

主要还是九月吧哈哈,现在回味起九月来,觉得是有点魔幻的一个月。

魔幻好像也不那么准确……总的来说就是和平时两点一线的生活不太一样。

九月初飞帝都看了花花的演唱会,给整个九月定调,要说魔幻感,也很大程度源于这次的出行,周六清晨触发,周日中午返回,接着晚上还马不停蹄地看了一个久石让的音乐会(此为第二个行程)。

接着是九月中下旬前往诸城参加一个古琴相关的比赛,就在中秋节前,还请了2天假去的。行程总共是4天三晚,还算比较长了。20号飞青岛然后大巴转诸城,23号又再次回到青岛飞回来。第一天基本都在路上,到了诸城后只是去签个到就没设么事了,第二天早上则是比赛抽签顺序,我自己觉得其实抽到多少都行吧,最后是抽到了6号。到了中午,视奏题出来了,所以下午都是在准备视奏题。到了第三天就是比赛了,本来是下午比,但是突然在早上7点接到通知说要前10号选手来赛场准备着,如果前面的其他组准备完,就要接着道我们。不过最后的结果就是,中午比到12点多,刚到到5号结束,评委老师就说要去吃饭了,尴尬……于是我变成了下午第1个。

弹奏曲子的时候真是车祸现场不忍直视……在练习这首曲子的4个月里,只有后期有一次一周都没怎么练,去还课时弹得很糟糕的那次可以和这个车祸现场媲美了……明显感觉自己手抖得弦都按不住了。不过对于这种状态自己也有预期,毕竟长大以后基本没有在公众场合表演的经历,平稳的心态还是要靠丰富的上台经历才能过硬啊。这也是我选择参加比赛的主要原因之一吧。唔,这里想扩开说一说~小时候(初中以前)完全不怕上台,啥文艺活动都想去掺一脚那种,跳舞弹古筝主持人都做过,但到了初中突然就变成了相当内向的人(也就是那会儿沉迷上网不可自拔),并且开始不喜欢那种表现欲很强的人,也明显地察觉到自己就是不喜欢人多的场合,也对当人群中的焦点完全没兴趣,需要在公众面前露脸的事一概不做……这样的心态想法一直持续到工作,年初时部门秘书说老板指名让我去当年会主持人,我也都冒着冒犯老板的风险坚定拒绝就是不去=.=但是到了今年六月时,老师问我要不要参加比赛,我竟然答应了下来。当时的想的是,如果去参赛,那么由这首参赛曲目能给我带来的提升一定是很大的,而且期间也很有动力督促自己好好练琴。结果也的确是这样,参赛的曲子是一首速度较快的曲子,对技巧的要求相对较高,经过4个月的练习还有老师的指导,肯定是比不参加比赛的4个月提升要来得大。另外的小收获是一些乐理相关的知识,因为要考视奏,所以不得不去学习一些视奏相关的乐理,后面有了花花的Buff加成,竟然生出了“明年不如去考个乐理证”的想法。然后说回关于心态的锻炼,这个大概是在饭上花花之后逐渐萌生出来的想法:我可以不喜欢,但是我不可以在有必要的时候无法把事情做好,这样只会把自己的路限得更窄。而且这也算是一个如何向别人表达自己想法的一项技能吧,如果想把更多的空间留给自己,就需要提升沟通效率,那么公众场合下良好的心理素质对于沟通效率的提升一定是有帮助的。所以想明白了,后面如果有机会,会把在公众场合要露脸的机会珍惜起来,等自己的心理素质够硬,上场不慌,应付得游刃有余时,就可以放下了(但当主持人什么的还是很讨厌啦QAQ)。

对应的实践很快就来了,比赛期间老师问十月中会有一个对外的琴院活动,活动内容包含了雅集,问我愿不愿意上去弹参赛的这支曲子,我答应了。时间也就是昨天,本来出发前还有些抱怨,周末休息时间没了,一待又是一整天,但去到琴院见到了那张上场时将要弹的琴——一张据说出价40万都不一定卖的琴……

刚到琴院时,琴就摆桌上,老师说下午上台就用这张,你先试试。我答应着就坐下来拨拉了几下,没啥感觉,形制还是伏羲式,我并不是很喜欢,开始练习表演曲目时,觉得咦这琴手感这么好的吗,声音也很不错!怕是要个好几万,后来知道真相的我,感觉手感更好了,音色更美了!然后一整天基本都在盯着这琴流口水。。。上台表演时,心里想的都是卧槽这是我最后一次弹这张琴了吧,然后很神奇的就是全程都没有紧张,手没抖,心跳加速都没有(其实候场时都还挺紧张的),虽然还是弹错了一些地方,但比起比赛时的车祸真是不要好太多。我还是把它归结为心态的成长好了,有这样的成长,我还挺开心的=w=

唔……说回来九月,月底还回了家,非常废柴地躺了一个假期,一天睡十四五个小时那种。以及也收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认识的一位故友,在去年得知患了癌症,9月中旬时去世了,这个消息还是朋友的姐姐加了我的QQ和我说的。故友在玩剑三的时期很熟悉,8月下旬时还在游戏上碰过面,现在上剑三看着永远也不会再亮起的头像,心里还挺难受的。

emmm

so十月下半月有什么行程呢?

第一周无可避免地要加班了,游戏周年庆活动也算是一年里的一大节点,上周开始其实就已经有点过劳的感觉。现在上班会开一个计时器,计算自己的有效工作时间,然后发现虽然每天很晚下班,但其实有效工作时间在6个小时已经是很高效的表现了。

于是想对于那些正常8小时制的人,有效工作时间会不会更短……

第一周周末据说有真人吃鸡团建,嘛,我是很排斥团建活动的,就觉得有时间你不如给我放假让我睡一天呢……在想到时候可以有什么理由逃掉……

第二周末也就是10月底又到了很开心的环节,那就是打算飞上海,去看一个古琴的音乐会,主办方与16年12月我去看的那场[隐·市]是同一个,很是期待。

晚安啦,希望有个美好的下半月~

入坑花花

好久不写日记,回头看看写的最近三篇真的都很丧。。

于是这一片一定要欢快一些呀~

一两周前因为明日之子华晨宇“怼”李袁杰的那段视频,突然觉得咦这小哥眼睛有点好看啊,说话还很有水平,不仅专业度高,且表达相当委婉。

然后开始了B站刷视频之路……

对他的印象一直停留在“快男”这个标签上,以及不记得是哪次听过他的歌,觉得这种嘶吼系完全不是自己的菜。。大概又是个装逼流量明星吧。

然而刷了视频之后,真是后悔自己没有早点深入地去了解这个人。

刚开始刷的时候,听LIVE版《齐天》和《光年之外》完全没感觉,心想啊好可惜,对他的歌不来电,那也只能是颜粉了,可通常这种粉都持续不了很久。。

然而听到他和苏诗丁唱的《南屏晚钟》时,有种不祥的预感:估计掉坑里了……当天就把这个视频刷了七八遍。

在后续几天里时不时刷一下他以前快男视频或者综艺视频,觉得之前真的是呆萌,说话慢半拍,让记者不知道怎么接话的那种,有点好玩。

然而刷到了他深圳2016演唱会,并且来来回回看了N遍某几首歌LIVE以及他和粉丝的互动部分后,我觉得我要踏上追星不归路了(捂脸)!

终于开始有些明白“嘶吼”所要表达的东西,他真的是把声音当做了一种乐器而已。

以及是怎样的人可以把呆萌、干净、羞涩、霸气、风骚这些完全不同的气质糅合在一起还完全不违和啊……

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弯,配上呆萌的哈哈哈和一些羞涩感的小动作,觉得真是甜爆炸!可是到了唱战歌的时候,又觉得明明是同样的发型妆容甚至造型,就都会觉得一下子气场全开,眼睛里满是星辰。

再补一些综艺或者采访,还有其他人对他的评价,觉得他的三观也真是十分对胃口,“知世故而不世故”真的是很高的评价,以及在刚出道时的一段访谈节目里他说参加快男时一度想要退赛,因为觉得没有自由,不能按自己的想法来做事,而且也很不习惯突然那么多人(粉丝)喜欢他,他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报答他们。但后来自己想通了,以最自由的状态去创作就是回报的最好方式,而不是想着我要大红大紫我要争第一的想法去做事。

哎,找不到更好的词形容了。只恨自己没有早点知道花花。

我还把手机壁纸和电脑壁纸都换成了花花的,不知道AIR看到会不会打我(逃)

毕竟今天在他睡觉的时候我就戴着耳机一直在唱花花的歌,在他听来就是各种乱吼乱哼唧,所以后面直接从卧室出来让我住口了QAQ不开心

缅桂花香

很小的时候家里有一棵盆栽缅桂,是阳台上最巨大的一盆,印象里也是开花最稳定的,其他的月季蟹爪兰什么的,要么不开,要么开得不好,缅桂则一直是发挥比较稳定的。那会儿还时兴将花苞状态下的缅桂花摘下来,两朵合一起用棉线将茎绑在一起,绕在前胸扣子上做装饰,香香的。再长大一些(但也是十几年前了)车停在红绿灯口时,会有人拿串号的缅桂花来兜售,可以挂在后视镜上做装饰,不过我们一次也没有买过。

等大学后似乎就再也没有见过缅桂闻过它的花香了,工作后即使是现在的城市绿化很好,三四月繁花盛开也再也没见过缅桂,我当然也不会刻意再想起,毕竟对花实在是太无感了。

今年5月初时的一个普通的工作日午休,妈妈打电话过来,告知奶奶过世了。预防针已经打了有1年,毕竟奶奶三四年前就出现老年痴呆状态,近两年加重,去年早已被数次下了病危,从9月开始就基本是没什么意识的状态。所以妈妈说这件事时,心里有难过,但也仍然能接受意料中的事。

下午照常上班,晚上照常加班。到了回家的时候,顺着人行绿灯走了另一条和之前不同的回家的路,竟然闻到了缅桂花的香味,抬头看发现这一路栽了很多缅桂,以前不是没走过这条路,但到了那一天才发现。久违的香味,不知怎地就想起了奶奶,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其实在她离开前,我们对彼此生活的渗透就已经少得可怜,以至于在她真的走了之后,都不会对自己的日常产生任何影响,只剩早些年的回忆。但一旦想到这辈子都没有可能再见到她,看着视频里活生生她现在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打了一年的预防针好像都失去了效果。

爸爸妈妈也在逐渐退出自己的生活,有一天彻底离开,那一天到来的时候又会是怎么样的场景呢?

今天回家又走上了这条路,再次闻到缅桂花香,再次想到奶奶。

希望另一个世界真的存在,希望另一个世界的奶奶能到梦里来。

1 2 3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