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tt

tt没死,不过就是刚才在回顾当年在大众点评的签到时,看到tt在13年在其中一条后面的评论,想起他来,有些感慨,所以想写一写。

13年刚进鹅厂实习时,tt应该是除导师之外我第一个打交道的同事,当时因为产品组工位已经没有空余的了,所以我被安排在设计组网吧位。TT是设计组的leader,当时就坐在我对桌。身为一个leader,完全没有任何架子,第一印象是有点羞涩但其实又挺热心好人的一个男生。他一手帮我搞定了装电脑和入域还有装各种办公软件事宜,工作之余时不时也和我聊聊天,得知我做个人主页,他还说他也有一个,当年都是flash,后面转成博客以后不太更新了,大概是做个人主页的群体实在太小,有点生出惺惺相惜的意思来。13年底主页改版,我请坤子帮忙画了一张图,tt帮忙处理了图画中的一些元素,成了现在首页里用的那一张,同时也被我印成了明信片,送了他一张,不知他现在还是否有留着。实习快结束时,刚好遇到工位搬迁到另一座办公楼,搬迁的那天下午我因为紧急的需求没时间打包电脑,但等忙完回到座位,tt已经帮忙全部规整打包好,尤其记得他收拾的电脑那一堆线和插线板,非常细致规整,身为一个妹子,只剩下佩服两个字。

等正式入职后,因为工位距离设计组已经相对比较远了,我们的交流变得比较少,再后来架构变动,他换了项目就更加少见了。大概小半年过去,听闻他要离职的消息,就发了一条消息问情况,他约我楼下dots咖啡店坐一坐,这大概也是我第一次逃班XD 他说觉得部门整体的方向有问题,移动化的速度太慢,当前在做的项目定位不清,所以决定离开,新的工作在杭州,他先过去,等稳定一两个月再让老婆和娃过去。那也应该就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TT是一个思维很奇妙的人,是一个有自信按照自己想要的活法去生活的人,世俗成见对他的约束很少。记得实习时有一次和他聊天,他说起自己大约是09年来的深圳,我问他有没有在深圳买房,他说没有,并且反问我“为什么要买房?”,当时我挺诧异,为什么会有一个三十多岁有家有娃的人会觉得可以没有房子?在他换工作去杭州以后,他也依旧没有买房,而是花2000多块租了一套没有置物的空房子自己去布置,他说这样既能随心布置,又能省钱。他的这个观念,对我大概是有潜移默化的影响的。

我想当年对鹅厂印象很好大概也是因为有这样的人的存在,在他们的影响和鼓励下,我也能继续坚持我所热爱的生活方式。这些生活方式和友好对待生活的态度,在过去两年里被磨得所剩无几,希望我可以在今年捡起来。

扶我起来,我还能配礼包

职能的变化导致日常工作内容的确和原来有很大区分。

执行层运营的日常真心就是做任务+配礼包啊_(:з」∠)_到新部门也快1个月了,基本能hold住日常任务,但这些日常占用了绝大部分工作时间,可以说基本都是因为工具的不智能化导致工作效率低下。这些事物基本都是纯机械化劳动,如果一整年都是在做这些,势必导致思想上的退化。

真是害怕自己将来的几个月沦为只会配礼包任务的没有思想的生物,所以在完成这些工作之外,都在努力看数据,努力做分析。工作的节奏感虽然比原来强,但饱和度也提升很多。早上9点到晚上10点半,两餐全叫外卖,中午只休息10分钟,才堪堪把事情做完。自己思考分析只能放到周末,所以最近三周也基本周六周日都在加班。

可怕的状态……

希望一个月后再回溯一次,希望比现在的状态要好。

另外就是古琴老师终于回来了,打算这个月先自己再练一练,再去复课。

NEW STAGE

明天就要去新部门报道,虽然已经是第二次转岗,但还是心里挺忐忑,毕竟是新的团队,又要再适应一次。对于社交恐惧症来说简直是一件可怕的事_(:з」∠)_

记得第一次转岗时,暗暗给自己打气,这种日子大概一两个月之后就好啦。但不知道为啥这次不太管用。

今天下午抓AIR当壮丁帮忙搬东西,收拾完毕后,除了电脑,还有一张站立办公桌,和一箱杂物。办公室只有坐在隔壁桌的一位同事在,虽然坐得近,但因为不同组所以交流很少,这次要走也并没有直接和他说过(虽然他很早知道)。收完要走时,和他说再见,他也抬起头来和我说拜拜,并补充一句工作顺利~从眼神也能看出双方都知道这拜拜也算是特殊的道别了。

到吃晚饭时,才有点缓过神,想到之后应该没什么机会再见到这些相处了两年的人了(虽然明天中午还要和他们吃一顿散伙饭……),心里也有些难受。

今天的心情,大概就是对原有团队的不舍以及对新团队的忐忑交织在一起吧。

今天份的晚霞,也和这工作的2年的地方说再见~

天啦噜以后再也没办法随心所欲地吃猪柳蛋了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