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W+5小记

距离预产期还有1个月时间,似乎还没有系统记录过整个孕期的情况,今天整理下权且当个备忘~

早期(≤14W)

检查方面在第6周左右通过验血得知有孕,按air的话说就是“预期之内的小小震撼”,7周时第一次B超看到有胚芽有胎心,但同时有宫腔积液。12周NT检查顺利过关,按末次姨妈推算的预产期和air生日一天,按超声估算的预产期和我妈一天,是有点缘分的。积液还在,就看能不能自己吸收了。

在身体感受方面,早几周未发现怀孕时确实偶尔有肚子刺痛感,胃口上变得极其重口,尤其爱吃藤椒味钵钵鸡,在确认怀孕的一两周后,开始出现明显的嗜睡,每天晚上8点多瘫在沙发上立马就能睡着,同时开始出现食欲不振和胀气,每天只有早晨起床时是舒服的,且刷牙时总会感觉恶心想干呕。这应该就是整个孕期最不舒服的阶段了,这些不良的感受在大约15W的某一天突然消失了,恰逢闺蜜钙钙来访,一起吃了一顿八合里,竟然无任何不适,从此开启舒适的孕中期。

中期(15~28W)

检查方面16W的唐筛和无创都正常通过,23W大排畸出了右脑侧室临界高值,其他数据都还挺标准,医生建议继续观察就好。另外就是27W的糖耐测试餐二值超标,开始了严格控糖的饮食。

身体感受方面在上一篇日记里提了挺多,这里仅做补充啦。在16W第一次感受到了胎动,20W时第一次出现假性宫缩。在这个周期里崽的存在感越来越强,但整个人的精神头很好,此时肚子还不算很显,行动上完全没有不便,是很舒服的一段时间,但如果走路时间太长遇到了假性宫缩也还是会有些难受。

晚期(29W~)

检查方面因为右脑侧室问题,没有等到小排畸检查就另外约了产前诊断门诊提前看情况,尴尬的是崽不配合,姿势不对看不到,医生的态度就是觉得问题不大但也不能打包票。30W小排畸检查时发现双顶径头围都巨大,达到了95+%的百分位,产前诊断复查时医生似乎更担心头围问题而非脑侧室问题,于是开了核磁共振检查的单子来确认脑部结构是否有问题,至于基因问题需要通过羊水穿刺确认,但孕周已经偏大,而羊穿结果又需要等比较久,所以最终只选择做核磁。结果是脑部结构没有问题,不过右侧脑室临界高值仍然存在,且还多了个后颅窝偏宽。但在医生看来都觉得问题不大,所以我们也就不纠结了。昨天36W+5最后去了一次产前诊断量了崽的数据,令人欣慰的是虽然双顶径还偏大,但头围回归正常范围,腹围小一些,股骨很长,看起来顺产又有望了~

身体感受方面,这个时期崽的胎动力度变大,毕竟也是个大宝宝了,晚上睡觉和早上醒来时,把手放在肚皮上,崽就会把屁股撅起来回应下,感觉很好玩~上周喝了很多奶茶,导致晚上时崽也好兴奋,直接变身滚筒洗衣机,这两天停喝奶茶,只敢碰低因咖啡,总算消停了些。另一方面肚子是明显变大,穿袜子鞋子开始费劲,行动便利度比中期时有一定下降,最近两周外出时,明显感受到了因为显肚子带来的孕妇身份的各种便利:外出吃饭会有服务员来问要不要把茶换成水、额外给一个座椅靠垫;路边等车时有附近的班车执勤人员过来问要不要凳子坐一坐…真是让人充分感受到了世界的善意!另外整个孕期的体重控制也可以说是超出预期了。早期医生要求要控制在22斤以内,前20周只有4斤的额度。前20周确实也基本只涨了4斤,而后面因为开始控糖,导致到现在也只涨了8斤,到生之前说不定都有希望控制在10斤以内,昨天做胎监时,护士也说感觉我的肚子挺小,希望能顺利顺产并快速恢复吧~

现在最愁的大概就是名字,大名和小名一个没想好TAT

下次再记时,崽应该就已经出来啦,期待~

2023年终

5、6月增加更新频率后竟然在下半年完全断更。。年终终结必不可少,在2023年还剩6个小时时终于又打开了博客。

幸好今年有22年的年终可以做一些回顾。

22年从未婚变为已婚,23年也算顺利地跨入了下一个人生阶段,成为准妈妈。想不到自己13年改版主页时挂在主页更新里的那句“ 一想到或许某日我会在这开始写育儿日记,这心情就微妙地无法言喻… ”,真的也就快要应验了,不过也10年过去啦。对于生育这件事的理解,从我毕业到现在,也经历了蛮多变化:刚毕业时开始模糊地思考着这个问题,受人生前二十几年各种主流观点影响,虽然不那么喜欢小孩子,但也觉得可能真是自己年纪未到,以后应该会要的;工作一两年后,观察到一线城市丁克的似乎也并不在少数,以及有孩家庭付出的巨大精力,觉得丁克这说不定是一种适合自己的选择,没有传宗接代的使命感,不想因此伤害自己的身体,也觉得自己的生活很丰富,并不想要一个小孩来侵占属于自己的时间,甚至没有小孩的话,经济压力也会小很多,因此在此后的时间里丁克的倾向是越来越明显的。但当时间来到20年,与air是否进入婚姻这件事已经不适合再拖,而我与他最大的分歧就是在是否丁克这件事上。他是坚定想要小孩的,而我更偏丁克(虽然我也不是那么100%地确认自己的心意)。在之后的一两年里周边陆续有关系较近的同事朋友生娃养娃,对生育的恐惧略微下降,同时自己也在不断做着心理建设,说服自己接受“观察人类成长也是一件有趣的事”这样的观点,终于接受了这件事,也随之才有了21-22年间的各项婚事安排。备孕原本想从22年下半年启动,但因工作以及疫情最终也还是推到了23年。

23年的上半年工作压力不小,自己主导的商业化设计在上线后并没有达到预期,虽然知道根源并不在具体的商业化设计,而是整个系统上,也仍然不免焦虑,最终基于现有系统做了各项调优改进,虽然数据仍然距离预期很远,但随着老板预期回归理性,也总算平和了下来。这半年的工作感触也良多,22年深刻感受到的是即使大厂,也是打工心态的人居多,缺乏自驱力时的团队遇到项目攻坚,效果会很糟糕。今年则是深刻意识到了未在一线的管理层们,对于业务的核心问题的理解也并非真的到位,管中窥豹,甚至因公司当前的一些表现,对公司的更高层决策持悲观态度。路径依赖、远离一线用户感受,均可能导致他们的判断是不准确甚至是错误的。年底时开始看air推荐的书《筚路维艰》,只能叹一句,就连最高领导人都难以避免的问题,如何能臆想公司层的抉择总是理性且不狭隘的呢。最终还是低头看脚下的路,尽自己所能吧。

下半年想通后,终于将备孕提上日程,幸运的是第一个月就成功了,快得超乎预期(但不得不承认试纸没结果的时间里很焦虑,总担心身体有问题),到目前已经5个月。早期的状态确实不舒服,嗜睡、胃口不好、干呕,但进入中期时,又开始生龙活虎,且4个月时就能感受到宝宝的胎动,这样的体验确实令人感到新奇,像是口袋里随时揣着一只小动物,母爱无可避免地泛滥,时不时就想戳一戳并且期待ta的回应。在饮食方面开始极其注意,原来只爱吃肉,蔬菜很少主动碰,现在为了营养均衡、避免超重和血糖稳定,大量吃蔬菜,减少了主食摄入,体重目前还算控制得挺好。作息方面由于早期嗜睡(每天8点多就困不行),到现在也基本能稳定在10点左右睡觉了,这真是原来的自己不敢想的。到这个阶段为止,是不后悔怀孕的,也希望明年的自己能顺利且坚强地扛过生产,对于有娃之后带来的各种不适做好充足的心理准备。为明年的自己加油!

最后再说一说琴学方面,真是长进很少的一年,进入了全面复习的阶段,没有新曲子摸,怠惰了不少。目前一周大概就摸一两次琴,但还是尽量保持了上课的频率,如果不上课,大概真的就要不碰了。希望明年产假期间我能自己摸一摸新曲子,在那之前还是增加下每周的练琴频率好了_(:з」∠)_(底气不足)。

23年总结:心境尚且平和,体魄目测没变强但生活习惯还行,琴学惭愧没精进,阅读惭愧没保持。

24年期望:从容规划和处理因娃带来的各项变化,希望自己以更强的自律妥善安排好身体、工作、琴学和阅读。

一会儿和air还有肚里的崽一起跨年啦!

18:49

Buch der Lieder für Piano allein – 6 Poésies – I S.531:Angiolin dal biondo crin

5月游扬州补记

上一篇日记里提到扬州行,写完之后有些意犹未尽,趁着还有记忆,还是记一笔。

我第一次去扬州,是和师姐在11年前的4月去的,目的同样是旅行。在这个博客里甚至用了2篇日记记录了相关的内容。内容基本是吃吃喝喝玩玩,但不得不说那一次旅游让我对扬州的印象是很好的,一个非常及时行乐的城市,好吃的东西,优美的景色,自在安逸。所以在今年4月中下旬与air后知后觉地商量五一去哪里转一转时,air提出扬州这个地点,我立即表示同意,时隔11年旧地重游不知会是什么感觉?除了对扬州的好印象之外,另一个理由,则主要是因为古琴了。说起古琴相关城市,扬州大概是要排第一的:众多著名斫琴厂家都在扬州,广陵琴派也发源与此,再外加一首《广陵散》从名字上就和扬州沾亲带故了。在定下去扬州后,我想到可以去广陵,说不定有机会在广陵琴社旧址弹一次《广陵散》,心里就小激动。这大概是与11年前去广陵最大的不同了。

我们于4月29日中午到达扬州,入住的仍是12年去时的那家位于东关街的酒店长乐客栈。12年时对这家客栈印象极好,整个酒店都是旧宅改造,穿过酒店大堂就能看到园中一方小湖及湖心亭。客栈房间分布在不同的院中,通常一个院会有左右两厢房,各自改造成一间客房。当年和师姐一起入住时,感觉处处是惊喜。这次与air同去,感受却是不同了。变化最大的是原来的酒店大堂被改为一个小演出厅,长乐客栈的大门口常驻着演出招牌,店员吆喝着招揽过客。办理入住的地方被移至约50米外的另一栋建筑,这么一改,倒是缺了入住进入园子看到那一方景致时的惊喜。我心心念念的小湖与湖心亭,这次看来也比记忆中小很多,没了惊艳的感觉。初次入住的air感觉平平,稍微引发了他兴趣的反而是分割诸院的石板路和高墙。进入房间后,他对房间的硬件设施极其不满,如果抛开建筑本身的人文历史或景致,房间自身的条件甚至达不到4星级别,价格却比众多5星都高了,我亦有同感。或许11年前身为学生的我们出行更多都是住快捷酒店,用它们和长乐客栈做对比,自然是惊喜连连的,但11年后对于各种特色客栈酒店已经见怪不怪的我和air,长乐客栈几乎就已经没有什么优势了。

办理完入住后,我们准备把下午时间就花在东关街这一片。东关街主街已经彻底沦为网红街,就好比南京的夫子庙,北京的南锣鼓巷,藉由一定的历史沉淀被刻意打造为一个城市的标志性地点,而这些标志性地点的商业化气息也已经重到掩盖住本身的特色,剩下千篇一律20元大肉串和15元冰淇淋。再叠加五一出行游客众多的debuff,东关街主街的体验可以称得上是糟糕。我找到街头的牛肉馅饼店,买了2个饼子,试图回忆起11年前的味道,毕竟当年我和师姐从扬州回来后都心心念念地惦记着。air吃完给出的评论是平平无奇,我吃完也觉得口味实在算不上惊艳,不知道是味道真的变了,还是回忆美化了太多东西。

填了肚子之后,我们离开主街,去往和古琴相关的3个地方,分别是琴家梅曰强的故居、古琴一条街和史公祠。故居在小巷子里,离开主街后,小巷子的冷清和主街的热闹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对比。我们七拐八弯,在错落的老居民楼间找到了故居,应该算是第一次见这样接地气的故居,不是什么独栋建筑,也没有独属于历史建筑的刻意维护,就仿佛只是一个普通门店。周围一片生活气息,它并不被人高看一眼。可惜的是故居并不是固定开放,似乎要预约才能参观,于是只在门口观望片刻就离开了。

接下来是古琴一条街,它位于东关街区域的西北角,虽然就在北区进入东关街区域的必经之路附近,但也几乎见不到游客。古琴相关的铺面应该没超过10家,每家大约1-2人在守着店面,店内也基本没有客人。社恐如我,和air一起仅作走马观花状,甚至都没有在哪家店门前驻足停留一会儿,大写的怂。

最后我们前往位于东关街外西北方向的史公祠。史公祠是抗清将领史可法的墓祠,对他本人其实我没有太大兴趣,但广陵琴社旧址却是在史公祠里的。史公祠内的园林景色非常美丽,我在下午4点左右达到,日光柔和,惠风和畅。园中游人也非常少,只听得鸟鸣与微风拂过林木的声音。琴社在园子深处,一楼是演奏厅,当日没有开放(来之前看小红书上说运气好说不定会碰到有大家在这里,演奏厅开门的话还可以弹琴),二楼是展厅,介绍了古琴和广陵琴派的历史,半个小时也就能逛完了。最后虽然没在旧址摸一遍《广陵散》,但3个地方对比,这里是最不令人遗憾的了。

到了第二日,我们的主要行程是瘦西湖。在11年前瘦西湖也给我留下了不错的印象,虽然阴天导致泛舟瘦西湖的体验没有惊喜,但景色依旧是美丽的,二十四桥也总让我想到剑三里团本必吃的内功宴席“二十四桥明月夜”,又叠了一层滤镜。这一次我们大约早上8点到的瘦西湖南区,天气极好,但景区主路也达到了摩肩接踵的人流量。我们乘坐游船至西门,想要继续前往北区,但因为客流量太大,景区做了单行限制,我们必须要往南区走回,绕很大一段路,才能前往北区。绕路的过程有些痛苦,但在避开主路的前提下,游客数量不算爆炸,尚能分一些心来欣赏西湖景色。到了北区后,游客数量大幅下降(大概是因为旅游团基本都只走南区不来北区),舒适度大幅提升,不过整体景观更偏现代,少了一些古意。蛮有意思的是园林博物馆,除了一栋建筑展出各种园林作品,还有室外场地的展出。按air的说法,长乐客栈的园林是小家碧玉,这里的庭院是王公贵族,可见其开阔大气了。

在结束瘦西湖的行程后,我们再次返回东关街准备拿行李转移去下一家酒店。不过在那之前专门找到长者故居看了一眼。故居就在东关街区域的西南角,完全没有任何标识,和两旁建筑一样看起来平平无奇,不留意也就错过了。想起去年看长者传记,书里就曾提过,他专门嘱咐过不要把自己的房子特殊化,如今看也算勉强做到了。故居是无法在地图app上搜出来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名字敏感问题。但如果在东关街坐人力车,车夫们路过故居时,总会大声介绍它的背景,因此只要走到了附近,就不难知道故居到底是哪一户了。

第三日的行程,上午是大运河博物馆,下午是桐林堂。前者大概是我此行来扬州最失望的一处了。行前air大概也是看了攻略,攻略中对大运河博物馆的评价都非常高,不知道是不是这些攻略的影响,博物馆本身的预约也是人气爆满。我们提前一周卡着0点抢预约,第一天用手机都没抢到(感觉是服务器抗压不行),第二天换了电脑才抢到。博物馆9点开门,我们9点到时,已经排了长长的队伍,大概10点左右才得以入馆。整个博物馆可以说就是借着大运河的名头,只要稍微和大运河搭边的,都放进来。只有一两个馆是有文物展出(其中还有不少是复刻而非真品),其余的则显得非常凑数:只因隋文帝和乾隆与大运河有一定关联,他们俩甚至都单独拥有1个馆来介绍他们的生平。这还不是最过分的,还有个生态馆,搞了一堆动植物标本进去,以及一个文化馆,名头是运河沿岸的文化艺术,实际上几乎把有点名头的文化艺术都蹭了个遍,比如皮影戏、折扇,在运河博物馆里看到这些我是懵逼的。最后还有一个馆是介绍世界运河的,这个馆更显敷衍,整个馆内甚至都没有一个地图来标出运河所在,又是信手拈来的一些国外文化艺术例如意大利的面具以及法国洛可可服饰,参观这个馆时,我的白眼翻到停不下来,还能再敷衍一些吗?

下午的桐林堂,是我独自前往,古琴老师引荐了桐林堂的助理张老师,在她的带领下参观了桐林堂,同行的还有张老师的一个学生妹妹。桐林堂是斫琴家马维衡的住处,位于一个中式别墅小区内,一层接待,二层住人,地下一层则是一个小型古琴博物馆。里面有斫琴相关的部分材料展示、马师的不同形制古琴的得意之作,还有一些明清老琴以及和琴相关的一些文玩古藏,这其中有部分最早可追溯到南北朝。参观完博物馆,我们回到一楼,张老师让我和学生妹妹试弹了桐林堂的和籁琴(市价约8-10万),手感极其舒适,出音非常灵敏,后又拿出了名为昆仑峭的琴,这张琴是马师的得意之作。琴有九德, 奇、古、透、静、润、圆、清、匀、芳。通常的演奏级别的琴,能在一两项上做到优异就是很不错的了。而据说昆仑峭则是在这9个品质上都有很好的表现。我用这琴弹了《广陵散》,一了在广陵琴社的未尽心愿,舒服了。但昆仑峭的形制,我也确实不太欣赏的来….

用昆仑峭弹广陵散留照纪念下

在桐林堂的这个下午,应该是扬州行里古琴收获最充足的,摸到那么多好琴,一本满足!但同时也觉得,对于极其好的琴(例如昆仑峭),我尚且不能明显感知到它对比和籁的巨大差异,所以还是不要肖想去买大几十万的琴了咳。

第4日我们启程回家,扬州行结束。这篇文真是典型的流水账啊。

顺便放11年前2篇关于扬州的日记:

1 2 3 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