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演唱会归来

想想上周的这个时候,正是满怀期待的时候呀,第二天就要出发去海口看花花的演唱会啦。

今年的演唱会很是曲折,原本已经定了11月1日-3日深圳,却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改到了海口,不过对我来说大概也没有很大区别,反正在哪都会去。正好air最近工作不算忙,因此在包机酒的情况下说服了他同行。顺便一提海口政府真的是非常配合了,进入海口后时不时就能看到花花演唱会的宣传,滴滴打车有补贴,凭演唱会门票免税店还85折,据说还要求出租车司机演唱会三天尽量跑体育场接客。

演唱会我买了15日和17日(也就是第一场和第三场)的票,都是内场,第一场位置相对靠前但是不算正,第三场位置是最后一排,但很正,所以都还算不错~

第一场满怀着时隔1年再见面的激动心情,做了一只颜狗。这次的开场是清唱《我》,接《异类》。印象比较深的是《here we are》和《蜉蝣》的舞美,流动的城市倒影以及模拟水面的地面,后者我尝试用手机拍摄,但效果实在是太差。遗憾的是后面在微博上看repo,基本很少有提到这2个舞美的,整体拍摄效果上可能确实不如《for forever》、《why nobody fights》这些曲子,但创意上我觉得是很优秀的。

说起wnb,这次没有作为结束曲,而是放在了中间,感觉这曲子放中间就没有放结尾那么有气场了哈哈哈,所以这次竟然也没有哭。这一场有2首新曲子,《疯人院》和《神树》,前者初次听除了那声癫狂的“mama”和特殊的曲风并没有留下更多印象,后者则是感觉融入了类似佛经唱诵的音乐元素,除此之外也没有更多想法。最后印象深刻的是安可时的大棉袄造型真的是一出来就惊艳,旁边的两个妹子也都一直在不停地夸(真的是本场其他造型都没出现过的),我也觉得应该是寸头以来我最喜欢的造型了!安可时第一首曲子是《无聊人》,这首在我这里排top5,听到前奏时就超级开心!后面是《滑板鞋》,不枉我洗澡练rap这次全程能跟上了哈哈哈哈。

第二场大概是因为已经见过了,所以反而会更加关注歌曲本身。然后就疯狂种草了新歌《疯人院》。《疯人院》是火星三部曲的第二首,第一首是《好想爱这个世界啊》(首唱在第二场,第三场也唱了),第三首就是《与火星的孩子对话》,感觉是串联起来的一个心路历程。从快要陷入不好的精神状态,希望有人可以帮助他(第一首),到还是陷入到了不好的精神状态里,情绪是无畏与癫狂的,但依旧从破碎走到重生(第二首),最后从畏缩到大方接受这个世界的善意与爱,变得坦然和温和(第三首)。一旦有了这样的理解,第三场再听《疯人院》,听到情绪转折的地方时,就忍不住开始哭,后面再唱第一首和第三首时就哭得更厉害停都停不下来那种_(:з」∠)_

第三场他还唱了他最满意的歌《七重人格》,他对这首歌做了很多介绍说明,言语间是满满的自豪,他说越来越发现音乐和哲学、数学、天文等等都是有相关性的,然后会发现自己如此渺小,看待世界的视角也会发生变化。这个概念并不新奇,但大概真是因为存在得太自然,反而并不会对它们的内在联系有很多关注。同时也只有你对某些学科真的有了一定程度的理解后,才会猛然发现它们之间的内在联系。去年和雅君见面时,也聊起过,她因为在gap因此有了非常大的阅读量,会发现事物共通,有了这样的积累再出来看世界,会发现很多不同,人生有醍醐灌顶的感觉。我想花花应该也是类似的感觉吧。(我也很想有啊!)

不得不说这次的新曲子和他原来的曲子相比真的有很大的迁跃,是深度完全不一样了。火星三部曲还在我的理解范围内,但《七重人格》是我至今没有get的,同时我也坚信很多在微博上吹好听牛逼的人,并没有真的get这首歌。希望有朝一日我可以真的听懂这首歌吧。

回来后和一个喜欢花花的同事分享了这次的新曲子,她说“凝视深渊汲取灵感,好使又危险”,这次的新曲子,也总让我有一种他慧极必伤的感觉。希望他能把自己省着点用,保重身体,哎。

附去年演唱会链接: http://www.cyys.net/wp/archives/1176

雨中漫步

在脑袋里盘桓很久的名字,最终还是把它用在这里啦。

这个博客最初时叫桃江研究所,源于当时自己的一个网名taujer(短暂的寿命,很快弃用了),大概是到了17年左右才改名为HOROYOI,源于当时很喜欢的一首歌的名字,快乐得就要让人飞起来的那种。

我已经很久没听那首歌,似乎也不那么执着于通过博客名字来留下那种快乐得要飞起来的感觉了。

这次的雨中漫步,实在是很常见的词汇,但在明日方舟里,某个关卡名字就叫这个名字,在看到的那一瞬间就觉得心里一动,喜欢上了它背后传递的意境(和游戏真是完全无关),这种意境和“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生好时节”有相似的地方。如果用调性做比喻,这句诗便是大调的明亮祥和感,而雨中漫步则是小调般带着一些湿漉漉的情绪,类似老柴的船歌。如果换一些词汇描述,可能接近reminiscence,或者natsukashii吧。

最近学乐理,老师说可以自己尝试作曲,这样就可以用上学到的乐理知识了,于是真的开始尝试作曲了,虽然到目前为止仍然是一些非常短小的句子,但也足够令我感到开心,老师还夸“看起来有天赋”,更加想要继续更深的探索。通过作曲这件事,再次确认在这个世界上目前为止最能让我开心感到有意义的事就是以自己意志为优先而亲自完成一件作品。或许这辈子没机会投入全部精力像艺术家一样地创作(毕竟穷且暂时没看出惊人天分把个人表达转为巨大社会商业价值_(:з」∠)_),但在有限的人生里,似乎也找到了可以持续为之努力与追求的事XD

演出结束again

9月1日在演奏大厅的表演也结束了,这次与5月份的对比,虽然场子更大(千人以上),但却没那么正式了。彩排时感受很明显,演奏大厅的演奏效果明显好于5月份的小剧场,要是能有个这样的场子,天天练琴5小时!这一次的心态也进一步更稳了,上次上台,还会手掌发麻,这次不会了,不过还是有点使不上劲的感觉,瑕疵也比5月要明显,不过没关系了,总会越来越好的。

距离上一次写日志也都过去了4个月,那会儿还在学梅花,现在梅花和山水情都学完了,明天的课不出意外应该是最后一次山水情的细调,再之后就到流水了,预计年内能把流水学完,下一首曲子开个头。明年应该还会再参加一次比赛,希望能用梅花去。前段时间看了《长安十二时辰》,里面有一个才艺比擂的场景,许鹤子跳舞前,是她的哥哥先吹奏笛子作为引子。不知为何,在我弹起梅花,想起关于这首古曲的故事(桓伊为王徽之吹笛),总会联想起剧里的这个场景然后就会开始很中二地发散——王徽之叫住桓伊让他揍一曲,桓伊没有说话,但开始吹奏梅花,但其实他的笛音可以产生幻境结界,所以随着笛声响起,街市边嘈杂的声音与人影消失不见,天空开始飘起雪花并铺满地,王徽之觉得很神奇,变循着笛声往前。雪越来越大,周围变成一片白,并开始出现梅树,它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抽枝发芽生长,并开出梅花。风雪加剧,梅花越发繁盛,距离笛音也越来越近,似乎都隐约看到了桓伊的身影。正当王徽之欲上前,又来一阵大风雪,梅花瓣迎风飞扬。待王徽之能睁开眼睛时,周围安静下来,几瓣梅花落在肩头,再走几步,脚边积雪已经完全消散,王徽之又站在了初遇到桓伊的街市上,但桓伊已经不见了。而桓伊这厢藏匿在人群中看着王徽之左顾右望一脸大梦初醒的样子,傲娇心道“呵呵 晓得老子有多牛X了不”。每次怀揣这样的YY弹梅花就弹得格外有感觉,但凡按照正常理解“梅花傲骨铮铮,笑怼风雪的坚韧精神”时,就弹得平平_(:з」∠)_

另外还要说,5月的时候开始正式和一个央音的妹子学乐理了,加起来现在应该没超过10节课,5、6月时是很努力很正常的,到7月就开始放羊,现在准备复课了,看着一堆和声旋律大小调两眼发懵……决定这次还是要认真捡起来,把乐理学扎实(或许真的像妹子说的,自己尝试作曲后就能都用上也挺好?),乐理做为19年的年度目标,必须要努力哇。

以及8月加入了健身行程,请私教那种,没有什么急迫的愿望,只是深知自己不爱锻炼,又很怕身体出问题,所以就还是和同事一起报了,目标就是,一周能上2节课吧,对这个没有太高的目标。

在执行健康作息9个月后,回家后的时间利用率真的越来越低,经常躺着刷手机到很晚,太不好了,写完这篇日记后要改正!冒出一个想法,要不练一练冥想,这样中午午休的时间可以短一些,也保证质量,然后还是5点半下班最好。自从改成6点后,基本都是6点半才下楼,吃完饭回家都7点多了。

最后再补一补旅行吧,6.27-7.2去了日本,镰仓-箱根-东京2天自由行,因为自由行的原因,大概搞清楚了日本的交通是怎么回事,下次去日本应该也都可以自由行了,其实还比较简单。

1 2 3 47